当前位置:学联资讯首页 >> 新闻速递 >> 处置周永康案,习近平最为忌讳的到底是什么?(图)
处置周永康案,习近平最为忌讳的到底是什么?(图)
2014-01-24 18:19:44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1571  文字大小:【】【】【



图片: 2012年3月,习近平与周永康在全国人大十一届五次会议期间合影。 (资料图片)




  自习近平发誓“壮士断腕”之后,对周永康的处置仍然迟迟不见动静,外界媒体认定今年春节的被“中央领导同志看望的老同志”名单是一个“风向标”,很有道理。

  谁都知道每年春节前夕中共官媒都会奉命发布一条“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看望或委托有关方面负责同志看望了江泽民......等老同志”的“新华社某月某日电”,那么今年春节之前被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分头、分别前往府上或者医院里恭贺新年的“老同志”们里是包括还是不包括周永康?此问题被在美国的一家中文网站上的题为《周永康仍无定论 新华社如何过年》的文章认为“将影响新华社对这份名单的下笔”。

  此前半月,因为习近平在他亲自主持的中央政法会议上说过一句“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令海内外的好事者们兴奋了好几天,人家习近平很明显是从“纯洁政法队伍”角度用“害群之马”来乏指所有败坏了“人民警察(法官、检察官)形象”的内部违法、违纪者,但海内外偏偏有好事者不但自己死活相信,而且拼命要说服别人也要相信习近平口中的“害群之马”只有一只,或者是两只。一只的话就是周永康,两只的话就还要加上李东生。当时有外界媒体引述北京现代史学者章立凡的话说:习近平在政法系统所说的“害群之马”,应该指的是周永康。该学者的判断是,习近平对政法系统已经有了全面的掌控把握,而周永康的外围也已经清理得差不多,目前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周永康案推到3月的两会后公布,另一个可能性是春节前宣布。按照中共的惯例、新年过后、春节之前的一段时间内,会进行严打,宣布重大的“敏感事件”,周永康悬案揭晓指日可待。

  中共政权的节前节后都有哪些“惯例”并不重要,但具体到周永康这只“害群之马”的处理上,春节前和两会之后可就大不一样了。我们不妨假定习近平和王歧山已经决定了要等到三月份势必会召开的“两会”之后再宣布对周永康要采取什么什么样的措施,那春节前习近平等人应该就不会去给周永康拜年了,但被拜年的“老同志”们若独缺周永康,就等于是宣布了习近平政权拿周永康开铡已经是进行时了。基于这一分析,笔者更倾向于相信,只要有周永康已经铁定是习近平和王歧山伺机抛出的“大老虎”这一大前提成立,那么春节之前公开宣布“周永康摊上大事儿了”对习近平来说当然是便于操作!

  不过呢,这一年多来几乎天天被海外媒体恶炒,被海外媒体坚信与周永康会同样下场的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刚刚已经被习近平为主席的中央军委宣布“没有问题”了。根据新华社的报道,中央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20日在京举行,陪同习主席出席慰问老干部、观看演出的军委领导人名单排列如下:范长龙、许其亮、张万年、郭伯雄、徐才厚、常万全....,也就是说,徐才厚因为是从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副主席位置上退出来的,所以他和同级别的张万年等人与现任军委领导人一同露面时,名字还要在排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国防部长的常万全之前。

  香港《太阳报》一篇题为《徐才厚"登陆上岸" 习近平向江泽民和军队大佬投降》的文章中说,徐才厚是作为军队“老干部”,在春节前夕获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看望,并被招待看了一场文艺演出。徐才厚一年多以前就被盛传出事,当时传言他身患绝症,住在三○一医院。倒台两年有余的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据广泛传言其背后的靠山就是徐才厚。去年四月下旬,中国军网刊发徐才厚为国防大学校长王喜斌专着《从这里走向战场》所作的序言,算是官方的一种回应。不过此后,随着周永康被当作「大老虎」打的传闻愈演愈烈,徐才厚再度传出被调查。

  就在本月初,内地财新网突然报道了谷俊山的贪腐事实。?于财新网负责人胡舒立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不同一般的关系,人们有理由相信这篇报道言有所指,矛头是对着徐才厚的。但仅过一周多时间,徐才厚就被习近平“看望”,这足以证明徐已“登陆上岸”,现在安全了。

  该文章作者耿炎直认为:北京如今的反腐“打大老虎”声音愈来愈大,但就是只闻楼梯响,不见“虎”下来;另一方面,身陷贪腐传闻的政治局常委级人物愈来愈多,加上温家宝急于自证清白,令形势愈发扑朔迷离。徐才厚亮相,初步表明习近平向军中势力、其实更是向江泽民作出了一定的妥协。

  若是沿着耿炎直先生的如此思路继续向下分析,那么在周永康和徐才厚被外界传播的大量贪腐丑闻均都是事实的前提下,习近平能够在徐才厚的问题上向江泽民“妥协”,为什么就不能在周永康的问题上同样也向江泽民“妥协”?徐才厚曾经是江泽民的亲信不假,而周永康更是江泽民一手栽培。查查徐才厚的简历就不难看出,他自一九九二年随着江泽民“倒杨”成功奉调进京之后的每一步官阶,都是江泽民的厚待,但大前提是在此之前的徐才厚已经是三十年军龄的集团军政委,更何况还是正规军事院校的科班出身,曾与俞正声在哈军工同窗。

  与徐才厚在军队里步步高升直至中央军委副主席的经历有着最大不同的周永康是在根本没有半天政法工作经历的前提下被江泽民直接提拔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和公安部部长,以及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政委等。

  十一年前周永康志得意满地第一次身着警服在公安部亮相时故做谦虚地说了一句“我是公安战线的一名新兵”,台下的一位老公安随之悄悄发了一句牢骚:“‘新兵’居然直接就封‘元帅’了!”

  如此说来,江泽民当年对周永康的恩泽更甚于对徐才厚,更何况外界关于徐才厚和周永康的种种丑闻之传说如果全都属实的话,以周永康为核心的巨额贪腐“窝案”里可是既有江泽民的影子,更有江后代的内容。所以从逻辑上判断,如果是江泽民出面向习近平求保,首先要保的恰恰应该是周永康而不是徐才厚。

  笔者本人当然不会认为徐才厚是“真的没有问题”,但同时也不相信徐才厚确实有“大问题”的前提下“习近平不得已放徐才厚一马”意味着是向党内以江泽民为代表的“恶势力”低头。外界所谓习近平反腐必须分个“轻重缓急”,“打虎”也得有先有后,因为“抓周”是当务之急,所以要把徐才厚”留到周永康成了死老虎之后再说“的说法,笔者也不赞同。徐才厚今天已经被以很是高调的形式宣布“没有问题”了,今后再给他“找问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而周永康无论未来下场如何,他在习近平眼里都早已经是政治意义上的“死老虎”了。

  年前李东生被中纪委对外宣布也是正省部级“老虎”之一后外界有报道说:李东生被抓是“扫清外围”行动的重要部署之一,周永康的一些支持者在为周的减罪而行动,这些人员主要来自公安和国安系统,他们仍控制一些重要部门,包括一些情报、媒体、企业和武装单位。而习近平在中盘厮杀中的最大难题是,防止打周局面失控。

  事实恰恰相反,习近平在如何、何时对周永康下手的问题上担心的恰恰不是会因此影响内部稳定,而是“因此而成为敌对势力否定过去十年时间我党政法工作,特别是维稳工作的口实”。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Powered byGreenwich Chinese online Code © 2003-08 CSSA-GREENWICH Corporation
  •